金牛专访 | 九四亲历者讲述他们的故事

回顾中国的数字货币投机史,“94事件”毫无疑问是一个分水岭。时间的针脚回到2017年9月4日前,当时有几大信息值得注意:

  • 官方反复强调“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牢牢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
  • 人民币贬值,外汇储备下降,个人购汇的监管收紧,国家严防热钱出逃。
  • ICO市场代投猖獗,各种圈钱项目跑路,大众因为贪婪和无知纷纷卷入其中上当受骗,造成资本火热的假象。
  • 2010年到2017年,比特币7年价格翻100万倍,疯狂还在继续,比特币抢尽风头,泡沫越吹越大。

山雨欲来风满楼,时间的轴轮回拨到2017年9月4日这天,一场风暴来袭,数字货币市场哀鸿遍野。

2017年9月4日,央行、网信办、工信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等七部门出手正式叫停ICO融资。七部门通知指出,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

下午3点公告一出,交易所代币价格一路下跌,其中,通过ICO融资发行的代币跌幅最狠,数种代币跌破发行价,最高跌幅超90%。在身家过百万、千万、亿万的故事刺激下,怀着百倍、千倍幻想进去币圈的人,一觉醒来,成为当时最脆弱的人群。

在巨大的风暴下,这群最脆弱的人群反应不一。有人割肉退场;有人按兵不动型,持币装死;也有的人试图抄底型;还有一种人,在ICO大跌的情况下,希望能够退币,尤其是追高进入的投资者。94后,交易所转战海外,很多平台出海,例如火币,币安,OK等。

金牛财经有幸采访了一些当时的亲身经历者,一起回顾那段往事,意义非凡的时光。

问:94发生时,是否有预兆?

MDT创始人黄何:8月30号左右就有一两家ICO平台先后关掉了,最早关的应该是ICO.info。紧接着9月2号,财新网发了一篇文章,说央行可能会对ICO以及虚拟货币的交易进行严监管,当时有些人信,有些人还不信,抱着侥幸的心理。财新那一篇文章出来的时候,其实七部委的政策还没出台,但是之前联系好排期的那些ICO平台就劝诫我们说,干脆不要做了。

路印协议COO陈晓亮:其实,那会我们刚上交易所,那天一大早起来,我打开手机就收到了一些相应的传闻消息,闻讯后我立即赶到公司,召开了团队紧急会议,在会议上听到各种各样的消息,有其他项目方的、交易所的等等。

其实当时我们还是蛮惊讶的,这些消息出乎意外,但是也在我们的预料之中,为什么会这样说?因为我们发现9月1日之前,项目方的确太多了,感觉这个市场挺混乱的,急需一些监管层面的政策或者措施出台,我们也希望能够出来,最后相关政策确实出来了。

政策出来后,当时我们也挺紧张的,我们说最好不要去踏红线,国家需要我们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就。

盖亚科技CEO杨望舒:我并不觉得特别突然,因为我原来是在A股做投资炒股票,像之前股灾也是因为市场太狂热了一样。94之前整个币圈的状况,包括技术面都是比较狂热,当时也预料到比特币可能不会持续这么高位的横盘状态,只是没有预料到这么快就出现政策面的波动,七部委的公告出来后就相当一个政策的炸弹吧。

金牛财经总裁Tommy:我们在94之前就收到消息了,从北京那边来传来的消息,其实我们提前就知道会有这个消息,我们更多的是不愿意相信监管政策会那么快,或者说监管会一刀切下来。

 

问: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

黄何:当时我们是做了预售的,虽然说我们的公司在海外,但是当时预售也有一部分投资者是国人,所以当时我们做了一件事,首先把中国的所有个人投资人都清退了。

如果是机构投资者,或者海外的机构,我们会跟他们商量,最后机构投资者基本上没有要求要退币。对于中国的个人投资者,那些不愿意退的我们也清退了。

Tommy:94对于我们媒体算是一个晴天霹雳,很多信息我们都不敢报道了,因为监管随时会来,央行关掉了ICO平台、交易所,也有可能会对媒体进行严监管,有一些媒体就停止报道了,甚至都会想着是不是该转型了。

但是对于我们来讲,在9月4日、 9月10日 、9月15日,我们都有发一些相关的文章。比如说9月15日,我清晰的记得,当时深圳有一家交易所,是黄天威的比特时代,它出了一份告白中国市场的说明书,我们第一时间,第一手拿到这一份说明书进行转载,当时记得的数据是在十分钟内阅读量破万。

杨望舒:我身边出现了一波逆势操作,他们在国外的交易所进行搬砖,我那会的话也尝试了一部分,但是没有做的很大。

金牛财经CEO Allen:94其实是行业中比较大的一个事件,算是一个节点,但是对于我来说,印象比较深刻的可能是团队的责任感吧。

大家并没有因为当时国家的政策,比如明令清退ICO项目,交易所要开始外迁等等,我们团队就因此散失了对投资人负责。我们履行对投资者的责任,进行了一个很大规模的系统化的退出,当时我看到我们一帮90后的这种责任感,令我比较诧异。

 

问:94造成的最大影响是什么?

黄何:94造成的最大影响就是币价大跌,因为代币它是无国界的,当时中国的币确实比其它国家的还多跌了百分之二十。因为当时中国的交易所只能提,不能再充了,所以大家都拼命的在抛,所以中国的交易所,币价比别人,比海外还要再低。但是对海外的币价,影响也是巨大的,因为中国94造成了全世界区块链圈两个月的萧条时间。

Tommy:94造成最大的影响是对币圈,因为币圈是全世界的,比特币全世界各地的人都能够通过互联网都能够购买,那么在那个时间段内海外受94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币价当时肯定会跌也是理所当然的。

国内的监管对ICO的一刀切促成了国内,乃至整个行业内的人都会把一些币进行抛售,当然他们可能知道越早越好,那么国外的新闻媒体势必会对国内的这个现象进行追踪和报道,然后恐慌情绪开始蔓延。

黄何:不仅对中国的项目有影响,其实海外有一些很主流的项目也受到很大的影响。比如说刚讲的那个KIK他们发的KIN,这个币当时大家预计也是一个会被秒光的币,但是它是在9月第二还是第三周开投的,开投之前做了KYC,只有做了KYC的用户的合约地址才能去投。

最早他们开始做的时候是有尽调,不让美国人申请KYC,但当时中国人是可以的。开投的时候把中国的白名单也都去掉了,那就等于说中国的资金之前做了KYC进了白名单,但在开投之前都从白名单里去掉了,所以说造成他们是没法投的。

陈晓亮:我们当时算了一下国外大约占了30%-40%,剩余的是国内的,在清退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发现有些人根本就不愿意清退,我们找他清退,他们都很不愿意退,当时我们也很无奈,很多国外的一些个人投资者他们没退。

我觉得还是去年整个行业比较火爆的原因,当时大家投了很多项目,其实这些项目它没有任何应用落地,但是价格就是涨得特别多特别高。当时我们团队也论过,也制定了不少特别理性的方案。

对于这个市场而言,你看一个项目发了白皮书,你去做了一些应用,但是这些应用都没出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甚至也超出当时发行时候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那这都是不太理性的。我觉得其实还是资本市场在从中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并不是项目本身起的作用。

杨望舒:对我直接的影响就是对我个人职业生涯有一个转变,也是一个警钟吧。当时就发现很多项目方其实也没有那么强的技术实力,也没有一个具体场景的落地,它就也发了很多币出去进行了融资。

从那会看的话还不如说我们一些技术实力比较强,然后有明确落地场景的公司出来,踏踏实实的做一个项目,就有了从传统金融机构迈向到区块链技术领域的一个转变。

 

问:94一年来链圈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黄何:94之后对整个行业的格局都有着比较大的影响,其实是交易所的格局变化非常大,原本最头部的交易所,因为94的洗牌,有一些还是头部,但是新进的这个老大就变成了币安了,OK、火币算是还保住了它的位置。

但是对海外的一些头部交易所,其实影响非常大。比如说像曾经也算是山寨币的一个,最大的交易所之一Poloniex,那个P网基本上现在已经都没了。

陈晓亮:的确有些变化,我认为经历了像一年的一个事情。首先,对于很多投资者,或者是机构更懂了区块链,看明白了区块链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最后还是应该回归价值属性。

我看最近的有一些峰会,我也参与了一些峰会,他们都在讨论价值回归,其实大家意识到了,在区块链行业里面,你真正有价值,你的token才有价值,你的整个生态才有价值。

如果说整个区块链它有好几个维度,第一个大家都能看到它有金融属性的一面;它也有技术运用属性的一面,它有创新的一面;甚至它也有应用的一面。区块链它不能够逃避互联网有的一些应用属性,但它可能在互联网的应用属性上进行完善,所以说要全面的看到这个事情。

今年整个区块链,又经历了长时间的发展,大家会发现,有的项目可能当初价格比较好,或者说价格低迷,价格不可能持续的让人去关注。通过玩概念,或者一些社区媒体去推广的,他不能够达到它本身的价值的一些东西。所以回归价值属性就是说,你的产品到底是不是一个区块链的项目,你的产品在区块链项目中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很关键。

现在整个行业正好经历一个熊市,我认为一个熊市是非常好的,它能够检验出一个项目是否有价值的一个时间周期,真是好的项目可能经过了熊市慢慢它还会好起来,或者说大家还能会认可它,如果说不太好的项目真的就完全就什么都没有了。

Allen:对于链圈和币圈,大家更不麻木了,在去年94之前,六月份的时候,那个时候行业属于一个爆发期,每天都会有新的项目、新的idea、新的白皮书出现。但是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处于一个非常疯狂的状态,94之后让很多人冷静了下来,也去清理了很多不好的项目,或者说在行业内属于劣币,一些伪区块链的项目。

对于行业来说肯定是有很大的改革,提高了行业的准入门槛,当然也促进了一些很好很优质的项目的爆发,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并没有因为去年94的状况更加的疯狂,也可以让我自己冷静下来,更好的看待这个行业的发展,然后钻研产品的逻辑,为整个行业做一些不一样的贡献。

杨望舒:我看的技术层面和具体产品落地这块比较多,我觉的从94到现在的话,确实是整个行业的不正之风得到了一定的遏制,很多的项目方确实是按照法规办事。

不仅是中国,包括新加坡、欧洲、瑞士,他们都看到了这个,就是行业痛点和混乱,然后也进行了一定的司法实践,包括有一些小的国家已经开始立法的实践。

所以在这个事情触动以后,确实有很多项目方做的越来越正规,包括从法律层面变得正规,包括融资,具体的场景落地,以及技术开发领域。94之前的话,整个市场充斥了很多鱼龙混杂的项目方,他们进来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圈钱,或者是挣钱,其实是没有一个具体的一个长久的业务规划的。

 

问:现在如何看待新一轮监管?

陈晓亮:有一个数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所有以太的募资的总额,超过了2015年到2017年的总额。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今年 2018年上半年,有太多的项目方,在做募资这样的事情,可能它不是通过公募的形式,它可能是机构投资,但是也会有很多人去参与,这种投资的数量变大,那就意味着整个的行业的需求呢?其实人数还没有增加太多,都被摊派了。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这么多的项目,是不是这些项目全是好的呢?全是优秀的呢?全是能够有应用场景和应用价值的呢?其实我认为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就是能够让好的项目方能够逐渐地显露出来,不好的项目可能慢慢沉淀下去,跟互联网一样。

互联网2000年到2005年的时候,被称为互联网泡沫,好多的投资互联网企业都在纷纷倒掉,但是倒掉的也有民间融资,甚至也有些机构,我认为都差不多,任何一个行业它都需要有一个周期性的成长,都有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所以国家适当的给予些支持肯定,进行监督和监管,我认为都是有必要的。

 

问:现在如何看待区块链的未来?

Allen:信心可能会有一点缺失,但是行业的长远发展我还是比较看好的,尽管最近的行情会比较差,几乎整个行情都下挫了百分之三十左右,但是它并不影响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报道追踪的是一个行业性的报道,所以说我们更看好的是区块链的未来,而不是现在的行情。

黄何:可能这一两年内公链的性能上会有质的飞跃,然后逐渐往这种垄断发展,而这些应用项目,这两年内开始会有一些真真正正有意义的项目,会发光发亮的一些项目,真的是落地,因为区块链有这样子的应用,给很多人带来了价值。

 

问:如果回到一年前你会对自己说什么?

陈晓亮:这一年让我成长了蛮多,我非常感谢去年我自己的努力和付出,我要对我去年94的所做的事情说声谢谢,谢谢我去年可以这么坚持看好区块链行业,而且义无反顾的工作了一年,我要谢谢我去年对我自己的判断,对这个行业的认可。

杨望舒:会对自己说,尽快参与到区块链技术实践中。

黄何:就两件事情,就是说94暴跌没抄底,然后,去年年底没抛掉。

Tommy:准备All in。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中国区块链行业在野蛮的生长,在暴利中狂欢,在泡沫中疯狂,梦醒时分,泡沫破裂,一地鸡毛。

比特币,这个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在币圈人眼里是一套可以塑造未来的技术体系;在普通炒币者眼里是一种回报惊人的高风险投机工具;在一些传统经济学家眼里,它的繁荣景象不过是郁金香泡沫的又一次重演。但真正的区块链是一项不可错过的伟大技术,它比以往任何时刻都更考验从业和决策人士的智慧。

政策的清洗,只是想让行业回归理性,回归价值,回归技术,回归区块链技术改变人类社会的初衷。

区块链行业,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告别野蛮,回归理性,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本文由 区块链技术网 作者:答案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技术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技术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