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密货币一级市场韭菜多

2019年,11月22日,嘉楠耘智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首个交易日就破发。
IPO破发,已经是一个高频出现的关键词。在A股打新,从来都是稳赚不赔的生意,但国内科创板今年也大量出现首日破发。要考察上市后几个月,或者更长时间之后股票价格的表现,那破发比例就更大了。现在的明星企业,阿里,小米,美团,Uber,都在IPO后几个月内就破发。

一级市场韭菜多

在股票市场上,二级市场建仓成本低于一级市场的机会是非常常见的。而在币圈,几乎是100%。
我今年从coinmarkecap,一个一个币去研究,几乎没有不破发的。除了BTC、LTC、BCH等这些,不存在“ICO/众筹”等的外,但凡是有类似的向私募或大众募资而形成一级市场价格,然后上交易所形成二级市场价格,几乎全都有破发记录。只有非常早期,2014年以太坊众筹,2015年上交易所后,从未出现过破发。瑞波XRP没查到破发记录。
在币圈,一级市场平民化,在2016年大家都疯了一样去抢ICO。在日常谈到投资的,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一级市场的参与者是高大上的,而二级市场是Low Bee。但我观察到的,客观事实,证明二级市场的机会要远大于一级市场。
我在2016到2017年,全币民狂欢ICO,我参与过三次抢ICO,都一个都没抢到。我的网络和电脑,可不是便宜啊,这都抢不到。
到了2018年,大家了赔了很多钱后,币圈的一级市场冷清下来了。我左挑右选,投了两个一级市场,估值都很高。分别在一年后,和近两年后上了二级市场。一年的发展,两个都在二级市场上严重破发,都可以比一级市场建仓价格低50%以上的价格来买入,而且交易量也是足够的。
我用回溯历史数据,和亲身参与,两个方式证明,一级市场的机会要小于二级市场。
在我的感觉里,只有在2016到2017年,大牛市当中,抢到ICO后,在二级市场快速出手,不要太贪,这种方式才可以挣钱。但凡是忍一忍,想赚更多的倍数,都被割了。而在2018年到2019年的熊市里,二级市场开盘价普遍要低于一级市场的价格。
不都觉得一级市场的投资者,都是大名鼎鼎的VC,天使投资人,等等吗?为什么客观事实证明,他们也是大韭菜。
 
在2018年,我接到一份白皮书,2个人的团队来融资。项目估计1000万,基本上就是拍脑门拍出来的估值。融资目标200万,占20%的股份。我没有投。但一个基金投了,投了100万,别人跟投100万。我们先叫它叫基金A吧,不能透露人家隐私了。
到了2019年,项目做出来了,团队发展到了7人。钱只能支撑三个月了,又来融资。我看了下项目,我已经可以确定性地下结论这个项目肯定是要失败的了,没有任何商业前景。但基金A依然投了。而且是估计3000万,投了150万。在基金A的努力下,又带了跟投150万。
到了2019年年底了,项目快要关闭了。这是我亲身看到的一级市场的案例。
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有非常明显的自我抬桥子或相互提高估值的行为。第一轮投下去,还可以说是投人。但第二轮,已经花了一年时间证明,这人不行,项目也不行,但自己给自己抬高估值,顺便坑兄弟一把。
在一级市场上,在第二轮,及之后的融资轮,我几乎没听说过主动降低估值的。都是一轮比一轮估值高。这显然是不符合自然规律的。为什么绝大多数一级市场的投资者都会接受每一个项目都一轮比一轮估值更高?这是一种病。
我觉得逻辑是这样的。一级市场的基金,VC等,花的钱都不是自己的钱,都是LP的钱。他们刻意相互抬轿子,可以将投资的标的包装的更好看,基金业绩更好,有利于基金本身融到更多的钱,这样就有利于他们挣到更多的管理费。
 
一级市场投的都是熟人,如果不是朋友,那也是见面谈的投资融资。熟人之间存在面子问题,不好意思挑明准确的估值。
我自己亲自追踪过一个项目,并最后投了钱,谈的过程我知道自己始终处于下风,在家里写在纸上要提的问题,到了面谈时,往往使用更温和的口吻,甚至就糊弄过去了事。
这样的熟人关系一级市场,会导致大量的信息无法得到有效地反应在价格上。一级市场的价格和项目的基本面及消息面之间的脱钩是非常严重的。
而到了二级市场,卖和卖都是匿名的,相互管不了死活了。所以到了二级市场,大部分币几个月内都会跌破一级市场的估值。
再加上一级市场严重缺乏流动性,真遇到紧急消息,或出现基本面问题,哪怕是没有人情面子的阻碍,也反应不到价格上来。
在二级市场上,项目一个坏消息,立刻划出一道阴线。反过来,一个利好消息,立刻上涨十几个点。二级市场价格和项目基本面及消息面联系是非常紧密的,远远高于一级市场。
 
要说上面两个导致一级市场价格失真的理由还是人性的正常一面,但还有一个我觉得就是一级市场的参与者的人性恶的一面。
普通散户对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绝大多数散户对那些能在项目方宣传单上粘贴一个头像的投资者,都默认为更高级的存在。
而一级市场的投资者,很多情况下会主动或默许项目以骗的形式在二级市场割韭菜。项目方和VC们,会相互默契配合,使用各种虚假宣传来欺骗二级市场的投资者。
一方面二级市场投资者群体性地迷信一级市场投资,另一方面,一级市场也集体性故意引导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崇拜,这导致一级市场的投资者本身对自身的认知产生幻觉。这种幻觉本身,反过来抬高了一级市场的估值。但到了二级市场,这一切幻觉都会被打碎,很快价格就显出原形。
 
各种基金被自己,也被他人故意各种包装,显得牛逼如神。稍微成功一点的案例,会被吹成几倍几十倍收益,这背后的成本是不会被宣传的。而那些失败的案例,一级市场参与者都会集体性默认无视。这符合大家的共同利益。
这导致了一级市场幸存者偏差,让我们觉得基金,VC,天使什么的,牛逼的很。但如果能从大数据,上帝视角来观察一级市场,这些都是幻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