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晔:CTO们造反成功

成立半年即力压其他交易所登顶成功的币安,其创始人赵长鹏是OKex交易所的前CTO,两个星期时间颠覆现有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的Fcoin,其创始人张健是火币交易所的前CTO。

秀才造反,三年不成!

在一个公司里,COO可以没学问,CMO可以没学问,甚至CEO都可以没学问,但CTO一定是接受过正规大学教育的,可以肯定的说,CTO是有文化的,CTO是“秀才”,CTO已经成功造反两次!(可能还有更多已经或正在发生)

去年,一个猫游戏使整个以太坊垮掉,似乎这时我们才注意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架构和支撑能力与理想之间的距离。

今天,一个Fcoin使以太坊再次“拥堵”。我们理解了,区块链的精髓就是不断颠覆和创新,就是对现有条件和资源边界的不断探索。

如何实现高并发,如何实现低延时成为大批希望开发DaPP的团队要面对的问题。如果以目前tps和秒级延时看,几乎现有互联网公司的业务都会“垮掉”,假设爱西欧了,也不得不变成“空气”。

回到区块链技术的本质上,解决共识问题是它的初衷,而高效的系统效率不是他的关键所在。大家诟病区块链的这些缺点事实上只是在描述它天生的特点。

对于目前的主流互联网公司想充分发挥区块链的价值就最好专注于它的优势部分—共识,明显的短板就用现有的互联网解决方案和中心化技术来实现。发挥各类技术架构和底层方案的优势为自己的产品服务提供相对完美的解决方案是所有CTO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技术选型能力:以太坊,EOS,还是Bumo(BU)?

互联网在发展之初只是计算机的一个辅助应用,特别是在没有浏览器之前,大家用Telnet勉强完成一些工作。当浏览器出现后,拨号上网的带宽成为瓶颈。

最早的手机摄像头拍照质量远低于单反相机。在那个时点,大家会选择他们去解决能够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的问题。

时间也许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只是现在为时尚早。瓶颈不是架构,不是共识机制,不是协议,而是硬件设备自身的性能。

从门户网站,到搜索引擎,到视频网站,到手机游戏;从CS模型到BS模型,从Localization到saas,再到Hadoop与cassandra。需求与技术供给间始终处在一个你追我赶的不平衡状态,没有需求哪里有供给?未来的技术供给能力可能超出现有的预期。

区块链的演进过程会满足我们的需求,也许有一天大家会翻过来问:“4G上网很好了,我们还需要5G吗?”华为说,我要做像太平洋一样宽的网络。

技术大牛们注意了,你们已经成为历史舞台的中心,CTO们觉醒吧,你们身上赋予的职责远远大于Technology!

作者:袁晔,水木清华区块链基金执行董事,盗火者区块链应用联盟发起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