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币圈人,请记住:持币成豪,山寨币不算,期货仓位也不算

1998年6月,长江特大洪水,我家是国家防总划定分洪区。分洪就是把一片地淹掉,减轻其他流域的压力。

小农经济,家家都有养几只鸡,几头猪。我小时候,童年很快乐。每天早上和晚上都带着一条狗,去放牛。牛吃草,狗狗撒野,我躺在草地里打滚。有一次狗狗逮着一只兔子,我抢,狗竟然不给我,硬是把兔耳朵撕下来了,弄的我一手血。气的我,拿牛鞭追着狗打。

洪水漫过了到我家房子门槛。以前的门槛,都是很高的,三岁的小孩都跨不过去。我爷爷和爸爸带着全家挤在村里征下的一家盖在山腰上的房子。按规定,家畜是不能带在身边。我家二十多只鸡,十几只鸭全跑了,自个活命去了。四头猪和一头牛,被爷爷牵到了高地,拿绳子捆在了树上。狗,我一直牵着,村长也拿我没办法,他不能连我也赶出屋去。

洪水过后,鸡和鸭都不见了,可能被人捡了吃了。猪也死了。牛活下来了。狗还活着。

洪水淹过的田,水稻被淹,收成没那么好,到不至于颗粒无收。花生大部分被泡烂了,但幸好都种在高地,也有些收成。红薯都是种在荒地,是新开荒的山地,没什么影响。

经过一场洪水的洗礼,几乎家家都变的赤贫。农村真正的现金流是鸡蛋,和一年出两栏猪。那一年,都死了。那时候,我们有义务教育,但还是要交学费的。那一年,我教不起学费了。

“洪水”两个字,就是魔鬼。

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在那一年,我算是体会到了这真是真理啊。别看平时,一个农村家庭,有大群的鸡鸭牛猪羊,好像很有钱啊。现在羊肉多贵,一根羊肉串都要5块钱。但一场洪水,一场瘟疫,全死光光,原有的家产立刻化为灰烬,死猪肉都不留给你。

消灭“带毛”的财富,几乎是周期性出现。洪水、大旱、瘟疫、禽流感每隔几年就要毁灭一波财富。

去年,非洲猪瘟漫延到我家,我表嫂养的200头猪,全被国家埋了。

几年前,我开始炒币。买了很多年的币,2014年,我和朋友A在711店里吃车仔面。A说,这辈子挣到可以随意吃饭的钱就可以了。那时候,他天天盼着比特币涨,我天天盼着我的比特币数量再多一枚。

到了2017年,有一次我去北京,他陪我吃饭,在一家装修特别复古的饭店,饭桌都是红木的。我们壮志豪言,照最贵的点。他的买的量子币涨到天上去了。我那时也意气风发,跟我爸爸说,爸,你儿子发财了,你要啥,我给你买。我爸选了三个房子,价格从高到底,我牛逼哄哄地说,就买最贵的那个。我爸还是买了最便宜的那个。

无风险,才富裕

18年末,朋友A说要来深圳,我跟他说,车仔面管够。我们都陷入了资金困境。这是币圈的一个缩影。

在币圈,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按月为单位,随时可见。

2013年,烤猫雄霸天下,2015年,烤猫不知所踪。创下币圈巨额财富神话的烤猫股归零。

2018年中比特大陆拟于百亿美元估值上市,就在当年年末,大量裁员。

2013年,比特币涨到8888块,2015年跌到了900块,莱特币从380块跌到5块。

2017年牛市,任一山寨币,都市值几亿,甚至百亿。比特币随便一个分叉,都能卖出几亿的市值。当时任何一个持有比特币的人,等着生儿子就可以暴富。随便持有哪一个山寨币都是非富即贵。到了2018年末,所有这些币,都朝着归零方向跌。连BTC都跌去了80%,从12万到2万。

类似的从巨富到赤贫的故事,无论是商业公司,还是个人持币,数不胜数。而期货交易员,昨天还在晒百倍收益截图,今天就爆仓的故事,则是币圈茶余饭后的保留谈资。

2019年,好像又回到了2017年。再这样下去,朋友A得找更贵的饭请我吃了。我又可以跟我爸吹牛逼了。

身为币圈人,时常会有一种幻觉,觉得自己真TMD有钱。每天起床,一看行情,觉得资产又涨了。时常有一种打败巴菲特的错觉。但这一切,都经不起一天的下跌。一波牛市,立身成豪;一波熊市,集体翻车成土鳖。

2019年6月11日,一个新闻:持币量超过2000BTC的交易所老板期货爆仓,自杀身亡。几小时前,还在微信群里意气风发,“我开了个空单玩玩,准备拿到交割”,几小时后,见了阎王。

如果你是农村人,请记住:家财万贯,带毛的不算。

如果你是币圈人,请记住:持币成豪,山寨币不算,期货仓位也不算。

本文由 区块链技术网 作者:区块链 发表,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技术网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区块链技术网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