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信宝创始人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刑!

在币圈,从遇到的最多的判决应该是涉嫌传销罪,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这种靠着传销模式运作的项目还是如牛毛一样多,比如这两天上热搜的plustoken钱包项目,就是传销罪。
而除了传销罪外,币圈还有诸如非法经营罪、非法集资罪、诈骗罪等等,这些罪就从当前公开的判决书来看,是比较少的,。可以说,传销罪是币圈第一高危罪名了。
但是, 除了传销罪外,币圈有可能的另一个高危罪名就是“开设赌场罪”了。
为什么说“开设赌场罪”将成为币圈另一个高危罪呢?
大家请看判决文书网上披露的一个判决书。
公信宝创始人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刑!
该判决书指出“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12日期间,郑某(在逃,系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及实际控制人)等人在本市西湖区XXX路XX号X座XX室成立杭州某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以非法营利为目的,开发“币得”小程序。“币得”小程序中的夺宝、PK、竞猜等游戏采用以公信币为筹码下注的方式进行赌博,某公司以抽取手续费等形式进行抽头渔利。郑某通过同学介绍认识杭州某某数据科技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被告人黄敏强,双方协商后,决定在某某公司开发的布洛克城app上架“币得”小程序,2018年11月后,某某公司对每笔经布洛克城充值到币得的公信币收取1%手续费。经电子勘验,某公司数据库中,从布洛克城充值的公信币总额约为人民币286.31万元,2018年12月以后总额约为人民币115.92万元。经查,某某公司收取的公信币充值手续费约为人民币10654.52元。被告人涂国君在明知某公司利用“币得”小程序开设赌场营利的情况下,入股该公司并获得相应分红。被告人舒琦系某公司副总,在明知公司利用“币得”小程序开设赌场营利的情况下,在公司参与经营管理,并为“币得”小程序研发做技术支撑并获取报酬。经电子勘验,某公司“币得”小程序数据库中,涉及夺宝、PK、竞猜项目的赌资折合人民币约537.32万元,某公司从PK、竞猜项目中的抽头获利折合人民币约104.59万元。”
公信宝创始人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刑!
判决书中提到的“币得”小程序的夺宝、pk、猜大小等玩法,在币圈是非常常见的,甚至有许多项目均搞过这样的玩法。比如非常早之前的BTC-DICE就是以比特币、狗狗币等数字货币为筹码进行游戏。所以,这类玩法成为币圈最热门的一种玩法。
然后还有一种就是竞猜某种数字币的价格能达到多少的游戏,这类玩法在币圈也是非常常见的。
而这类玩法也有可能涉及开设赌场罪。
因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第二款的规定,开设赌场罪是指客观上是否具有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一旦赌场开始正式营业,并有人实际使用,就成立本罪既遂,与开设者是否实际获得利润无关紧要。开设赌场的人自己参与赌博,并与赌博为业的,可以考虑以本罪和赌博罪并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第二款规定,开设赌场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我们记住规定中的关键点: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与开设者是否实际获得利润无关紧要。也就是说,你只要开设有这么一个平台,并且有人参与其中、哪怕你开设这个平台的人没有抽渔利,也可能涉嫌开设赌场罪。
所以,这个罪名将成为币圈继传销罪后又一个高危的罪名,并有行业人士指出,加密货币与赌博业的关联,已成为公安机关对加密行业打击的重点,业内人士务必警惕。
在判决书中提到的黄敏强为公信宝创始人,早在2019年9月的时候,就有消息称,公信宝的运营公司杭州存信数据科技有限公司被杭州古荡派出所查封,其查封的原因此前外界一直传闻与其开展数据爬虫业务相关。
如今看来,根本的原因还是“币得”APP的问题。
公信宝创始人因开设赌场罪被判刑!
公信宝作为国产三大公链之一,曾经给许多币圈的国人寄于了厚望,甚至在17年的时候,一度听到有人吹嘘公信宝将超越以太坊。
可是,别说现在,哪怕牛市的前几年也没有超越以太坊。该币最高价曾涨到70.67元一枚,而最低价格低至最低价跌到了1元多,如今价格在2元左右。

该内容来自于互联网公开内容,非区块链原创内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qkljsw.com/archives/29048

联系我们

aliyinhang@gmail.com